欢迎光临
是一种生活网站_免费发布查询

童军教练被指非礼女童军‧“限各造报章1週内道歉”‧教练妻:否

童军教练被指非礼女童军‧“限各造报章1週内道歉”‧教练妻:否(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9日讯)何姓童军教练被指非礼女童军案,其太太再次通过马华雪州投诉局召开记者会,除了为丈夫辩护,也向曾通过报章对他们一家人做出指控的人士及报章宣战,要求自认已经做错的各造,在一个星期内向他们道歉,否则她将採取法律行动。何太太说,这些无中生中的指责和指控,经对她和孩子造成极大的伤害,尤其过去多个星期里,她的日常生活严重受到干扰,精神也面对巨大压力,身心都受到打击。教练全程低头在这场马华雪州投诉局主任拿督汤木宣称应何太太特别要求而召开的记者会上,主要是由汤木及何太太发言,而遭指控非礼的何姓教练则全程头低低的坐在最右边位子上,他只有在记者会下半场,在记者频频追问下,才低语的回答一些问题,惟他大部份的答案都是答非所问,而且很多时候都是汤木插口代答。汤木说,何太太準备原谅那些曾经伤害过他们一家人的人士,只要他们在一个星期内作出公开道歉。他说,假如这些人认为他们做错了,或他们是无心的,何太太愿意接受他们的道歉。“如果不道歉,何太太将会採取进一步的法律行动来为家人讨回公道。”汤木说,这是他特别要求何太太给予的宽限,即在採取行动之前,给予别人一个机会道歉和解,并获何太太同意。汤木强调,那些对报界发表言论的人士,如果觉得他们的言论不对,就应道歉,不然将会面对后果。“其实道歉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对警方而言也是好事,可以减少资源的浪费。”汤木重申,当中也包括媒体,因为媒体间接涉及散播不实言论。汤木强调,他并非袒护何教练,也没有插手警方的调查。如果何教练有做错,就要面对法律制裁,同样的,任何人做错,也要面对制裁。“一直到何教练被判有罪之前,他都是清白的,而我今天最大的目的是保护何教练的太太和其女儿。”不解为何事隔半年才揭发何教练:很多人支持我太太说,她的7岁小女儿被福利部官员带去医院进行检查时,也会对医生要她张开双腿进行检查的举动哭诉,她因此质疑为何指控遭其丈夫非礼的女童军不是当场告发丈夫的恶行,而是在事隔半年才揭发。她说,她的小女儿仅有7岁,而提出指控的女童军却已经14岁,为何她们当时不马上告发这种不寻常举动?她说,她的女儿试过在班上被男同学摸胸部,并当下向老师告状,而老师也当场处罚了该名男同学。“我想说的是,一位7岁的小女孩都懂得保护自己,为何十多岁的女生反而不会?3女儿成长受影响不过,她强调,因为一些不实指控,导致其3名女儿被福利部官员带去医院检查的举动,经对女儿的成长造成影响。“我的小女儿虽然懂事,可是她不明白为何医生要对她进行这种检查。”何太太的3名女儿是在上週四被带返双溪毛糯医院进行检查,一直到週日才回家。“这当中并没有所谓的隔离,我们也没有不给予合作。”何太太说,福利部官员第一次上门时,她因为被太多媒体追访而表明不愿受到干扰,所以福利官员留了3张表格,让她自行带孩子去医院。“我在当晚10点就带孩子去双溪毛糯医院,所以并没有所谓我们拒绝让官员带走孩子的问题。”汤木:指控已伤害一家人汤木强调,这场记者会是应何太太的特别要求而召开,以便让她解释来龙去脉。“我也希望今天能够把事情处理好,做一个总结。”汤木说,事情发生以来,所有华文报的报导都不正确,从一开始所谓有7个人或20个人报案,都是不正确的。“我举个例子,那天有7个人掩住脸召开记者会,其实当时只有一个人报案,也只有一份报案纸;报章说,何教练强姦女儿,也有家协站出来指控,何教练有前科。这一类指控经对何教练及家人造成巨大伤害。”“当我召开记者会后,受害家长通过报章说要求对质,我愿意给他们一个平台澄清,可是到今天没有人联络我。”他说,事情发生后,有一位朋友曾联络他,并举例说公司有两百多名女性职员,如果有一天因为这位友人不愿给员工加薪,过后有3、5位女职员因此联合起来报警指控友人非礼她们3个月,结果导致友人一家人被扣留24小时。“我要说的是,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事情要讲证据,但到今天没有证据,报章却说他会被指控,但新闻见报当天,警方还不曾传召过他,如何指控他。”教练:很多人支持我何姓教练在记者会上一直保持沉默,并且头低低坐在汤木旁边。他在受询时说,事情发生以来,没有人责骂他,反之很多人支持他,就连出外打包时,小贩都会特别给他加料,让他在最近吃得比平时多。他也对何太太发出爱的誓言,说他很爱她,并且会永远爱她。在记者会上半段全然没有发言的何教练,是在受到记者频频追问下,才以低沉的语气回应,惟很多时候是由汤木充当记者,插口引导他讲话。他只有在提到最近吃得特别多的时候才脸露笑靥,并且在受询及是否有人骂他时,提高语气否认。汤木说,由于案件仍在调查中,所以他要何教练最好保持沉默。“我也希望记者不要问调查的事情,我不是要插手案件的调查,我也不会陪他去警方,我要他亲自面对警方调查,我现在是要保护何太太及孩子。以下为何教练与汤木及记者的对话录 汤木:你对家人受牵连有何感觉?何:很辛苦。我找了心理医生来辅导他们的心灵,安排他们参加课外的活动,代表学校出外,给他们自由。(汤木插口:所以你是儘量让他们忘记这起事情?)汤木:女儿有没有怪你?何:一路来都有问。汤木:有没有怀疑你。何:没有。汤木:你和女儿的关係有没有因这起事件受到影响?何:他们长大了,懂事了,会想,而且有辅导医生辅导。汤木:你是担心这个事情报导影响他们的成长,所以去找辅导医生?何:是。汤木:是你自己的决定,还是太太?何:两夫妻商量的结果。记者:你这两星期如何度过?何:吃得东西特别多(一笑),很多人说支持我,送我东西吃。汤木:很多人支持你?何:有汤木:有人骂你吗?何:没有,昨天(週二)我儿女去打包干捞麵,小贩问:你爸爸还好吗?这个冬姑鸡脚送给你爸爸吃。(开始鸣咽)记者:为何对方咬着不放?何:我不知道。记者:你有甚幺话要对太太说?何:我爱她,永远爱她。妻:丈夫很疼爱孩子何太太不满的说,事情发生以来,她丈夫就被灌上“狼教练、咸猪手”,在未获司法定罪之前就先被报章判了死刑。“我们的家庭生活也因此受到极大干扰。因为有人指丈夫性侵孩子,导致利部官员上门来调查,孩子身心受影响。”她说,她不相信丈夫会干这种事。“我出来社会工作以来就认识我丈夫,我深知他的为人。他很负责任,也很疼孩子,我原本因为年纪大,不想要最小的孩子,可是丈夫坚持要生下,足见他是多幺爱孩子。”妻:5女生向我女儿道歉何太太透露,她的女儿前往医院接受检查后重返学校上课时,5位做出指控的女同学曾向我女儿道歉,说他们是被迫才指控其丈夫。她说,这些女同学和我女儿说对不起,声称不是她们本身的意愿,他们也是被迫的。何太太因此在翌日带女儿向警方报案。汤木劝王赛芝勿乱说汤木劝告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不要乱说话。他说,副部长没有做好功课,没有调查清楚就发言,结果为他人家庭製造很大困扰。“即使她是我党副部长,我还是要谴责她。”【热点新闻:童军教练非礼女学生案】‧2012.02.2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