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是一种生活网站_免费发布查询

童军教练非礼女学生案‧教练与家人不知所终‧何氏总会担心出事

童军教练非礼女学生案‧教练与家人不知所终‧何氏总会担心出事(吉隆坡19日讯)马来西亚何氏总会声称,被指非礼逾28名女学生的何姓童军教练联同家人不知所终,该会颇为担心焦虑,所以召开记者会给予教练家人精神支持和安慰,以免其家人在外界压力下引发另一场悲剧。何姓教练为马来西亚何氏总会理事之一,在被指非礼事件爆发后,总会众人皆无法与他、其妻子和女儿取得联络,甚至连他的哥哥也无法联络上他,导致总会理事非常担心。马来西亚何氏总会长拿督何远平联同众理事于週日早上就此事召开紧急会议,并于记者会上给予当事人一家精神上的支持和安慰,尤其是早前披露难以面对亲友、同事及民众异样眼光的何太太。教练女儿拒上课“我们召开这场记者会并非要挺何姓教练,而是近日媒体就此事作出的种种报导,让我们认为除了投报的女生是受害人,何姓教练的妻子、女儿和家人其实也成了受害者。”他披露,据悉何太太不知如何面对亲友和同事;女儿也因种种异样的眼光拒绝上课;何姓教练逾80岁的母亲也因此而得重病,由此可见何姓教练一家备受外界沉重的压力。“目前除了我们,何姓教练的哥哥也无法联络他们,我们都非常担心这一切的外界压力会导致另一场悲剧发生。”他相信警方调查案件的办事能力,因此希望在调查仍未完成之前,社会人士能够给何姓教练一家一个喘气平台,勿对他们指指点点或投以异样的目光,犹如早已将后者定罪。盼家长勿穷追猛打何远平强调,总会是基于人道立场给予何姓教练家人协助、支持和安慰,若真的犯法就应交由司法审讯,将犯人绳之以法。“我明白性侵犯会使孩子小小心灵蒙上阴影,但希望家长或其他人不要人云亦云,尤其外传何姓教练强姦亲生女儿是非常过份的事。”他披露,总会举行任何活动时何姓教练都会携带女儿到来参加,由此可见后者非常疼惜女儿。“到底事情有否发生,攀爬时是有意还是无意非礼,我不敢担保;抑或有没有把女学生拉入房间检查身体,我不知道,毕竟我不是他。”他声明,若事情是无意发生,他希望家长不要穷追猛打;反之如果一切是“有意”,则应交由法庭制攀爬训练有家长在场何远平声称,他曾前往何姓教练住家参观攀爬训练多达两次,而学生都是在父母带领下出席,并开心地结束训练返家,从不见有任何人即场投诉。“攀爬高度至少有4尺高,现场都会有5名教练和助理负责个别工作,如在攀崖上方接应和下方攀扶各1人,其余则计时、监督和拆除安全带及绳索。”他指出,为学生繫上安全带及攀扶时,出现身体接触是否属于非礼可是见仁见智之说;同时更以其女儿学习游泳为例,他曾见游泳教练一手托着女儿大腿,另一只手则托着腹部,但他不认为这是非礼举动。“这些是否非礼或身体接触,可是各有各的说法和意见,但是我不是在挺何姓教练,而是希望大家给予他和家人一个喘息的机会,更何况他在之前记者会上不戴墨镜,以真面目示人,可见他是一个勇敢且负责的人。”他说:“之前从电视新闻看见他在记者会上的神情,我不敢说些甚幺,开朗的他面对大家时竟然大哭起来,我认为当中是有怨气存在。”他披露,在过去两次参观经验,他目睹很多女学生称呼何姓教练为“Abang Ho”(何大哥),皆对后者的训练表示满意和开心。否认包庇宗亲何远平强烈否认包庇宗亲,并坦言若受害者家长有意与何姓教练见面调解,总会将乐意协助安排。他深明父母疼惜子女的心情,但难以为孩子人格作担保,甚至连他也不知儿女在外的行为举止是如何,因此希望家长勿人云亦云,清楚地向警方录供即可,让警方调查事情的真相。惟他指出,何姓教练是一名大好青年,热爱童军工作等,甚至还协助训练童子军专才,但即使最终事情告一段落后,得以恢复童子军教练资格,伤害已造成,尤其是何姓教练妻子和女儿。“我们真的不希望他太太看不开,导致另一场悲剧发生。”形容性格大剌剌且热情何远平形容,何姓教练性格大剌剌且热情,常于兴奋之际忘却男女有别,甚至还不时于总会妇女组有搭肩等肌肤之亲。他说,何姓教练已担任总会理事多达10年,后者向来都是一名认真工作、开朗、乐观、好动、粗枝大叶且童心未泯的理事,向来都妥善地完成总会交託的团康活动事务,甚至每逢总会举办活动,后者都会调派童子军到来维持秩序。“其实我们向来都知道他的性格大剌剌,玩到极度开心时,他会忘记男女有别,而和其他妇女组成员和女学生有身体接触。”他解释,当事人是童子军教练,因此曾见过他率领的童子军在活动获胜后,女学生兴奋地和后者拥抱在一起。相逢都会搭肩问好而马来西亚何氏总会妇女组主席何桂娇则大声认同,并指何姓教练向来给予人热情印象,每次相逢都会搭肩问好,甚至有一次后者还抱起一名行动不便的女性上台。“总会活动玩游戏时,我们玩得兴奋之际还会抱着对方的肩膀,而跳舞时也出现身体接触,但是我们对这一切都不以为意。”【热点新闻:童军教练非礼女学生案】‧2012.02.19

相关推荐